马鬃懈寺新闻网 > 社会 > 故事:丈夫没钱却承诺带我买别墅,发现他真实企图我当场报警

故事:丈夫没钱却承诺带我买别墅,发现他真实企图我当场报警

2019-10-22 16:20:21

1646人阅读

应用作者李露每天都读一些故事

“皮皮怎么样?”我问。

江成没有说话,刷着手机。

“茜茜也不错,”我说,“但我更喜欢皮皮。”

“现在有点早,”蒋成盯着他的手机说。“不到三个月。”

我忍不住再次把手放在小腹上。根据理论,我已经三个月没怀孕了,但是我总觉得腹部有个肿块,而且跳动很热烈。

汽车已经到达远郊,路边长满了高大的树木。一路上汽车和人越来越少,凉爽的微风平静安详,城市里的噪音一点也听不见。

“哥,嫂子,前面是我们想看的大楼。它有点远,但质量很高。”

我们在谈论我们的中介小欧。他开车时指着窗户。

我抬起头,看见森林后面有一座崭新的小房子,每座房子都有一个花园和一个车库,而远处矗立着一座红砖古色古香的别墅,独自骄傲地站在山顶上,蓝宝石屋顶在夕阳下闪闪发光。

“我们想看的是山上的那个,也是最好的那个。”小欧说。

自从蒋成开始做生意以来,他不时带我去别墅。用他的话说,目标越高,成就就越高。

我们已经看到4000万到5000万套价格为1亿元的小型独栋房屋、私人别墅和四合院。

说实话,我有点内疚,但是江成很自信,每次都问这个问那个,并且指出房子里的一些缺陷,好像我们买得起一样。

然而,他经常给我一些关于公司的好消息,比如已经获得了多少轮融资或者一个大项目已经被接管。至于公司的具体业务,它似乎是一个区块链,而且它也与人工智能有关。不管怎样,我不太明白。

我们在一次活动中相遇,他积极地追求我。我相对内向。我从小就喜欢那种外向自信的男孩。蒋成毕业于一所著名的学校。他有很好的口才、很强的职业抱负和很好的吉他技巧。我们在一起不到半年就意外怀孕了。他非常果断,马上从我这里拿到了证书,说他会买一栋房子,举行婚礼。

为了看房地产占地面积大,我们在到达山顶前绕了一会儿圈。江成下车时,手机响了。他看了一眼,没有回答。

“是谁?”我问。

“王建伟。”他说。

“王建伟?”

王建伟是江城公司的合伙人。他不久前死于车祸。

“是王建伟的家人。他们总是打电话给我。”

“是他的儿媳妇吗?”

“他媳妇早跑了。“是他父亲,”蒋成说。"公司为他做了一切,无话可说。"

说完,江成掐了电话,开车门让我失望。

"哥哥,这座大楼是这个社区最高的大楼."小欧说。

这座别墅真漂亮。就像它是直接从欧洲的一个小镇搬来的一样,它的墙壁和栅栏都是以古董风格设计的。阁楼有四层,加上地下车库,一共五层。

院子里的铁门是一把密码锁。如果你输入密码,你必须按下指纹。小欧说,这种高档住宅非常注重安全。栅栏有电网。房子的每扇窗户和每扇门都装有报警器,由防爆钢化玻璃制成。

“这是一种固体汤。”小欧说。

走到门口,小欧按了门铃。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,她说自己姓顾。小欧说别墅里有一些家具和建筑材料,房东雇了临时工来照看。

顾阿姨礼貌地让我们进去。当有人在看房子时,她也负责打扫。

房子的大部分都进行了装饰,建筑材料放在地上,脚手架搭在墙上。因为高度很高,房子很空,比从外面看要高,像一座小教堂,说话时可以听到微弱的回声。

小欧说,这栋房子有14个房间,主卧室在三楼,有一个露台。电梯打开之前,他带我们到一楼,只看了两个卧室。突然,他接到一个电话,说他有急事要回办公室。

“哥,这房子很大。请和你嫂子一起看看。我几分钟后回来接你。”小欧说。

“如果你出去,不要走得太远。这里人很少,很容易迷路。”他补充道。

中介一离开,我就不必再假装富有了,我感觉轻松多了。房间里满是采光良好的落地窗。已经是黄昏了,房间仍然很亮。

江成看起来也很兴奋,跑来跑去看了几次,我们都非常喜欢这个欧洲设计。我们看了一会儿二楼的厕所,然后他又跑到客厅,抬起头喊道,“嘿,过来看看。这个穹顶做得很好。”

我已经在新房子里呆了很长时间了。油漆的味道熏得我恶心想吐。我打开厕所,发现水还没有排干。只有江成又喊了一声,“下来看看。”

我伸出头看着屋顶。穹顶确实做得很漂亮。四个彩色玻璃组合成太阳的形状,就像梵高的画。

我点了点头。蒋成说,“来看我。这是一个很好的角度。”

“我感觉不舒服。”我说。

“几分钟后就会好的。请下来。”他说。

我嘴里的酸味让我伸手去够他旁边的窗户,却没有回答他。我不知道我连两扇窗户都打不开。

我记得中介说三楼有一个露台,所以我很快爬了上去。

阳台的玻璃门一打开,凉爽的夜风就吹了进来。我深吸了几口气,终于抑制住了呕吐。恶心一消失,视线就变得清晰了。

暮色渐浓,主城区笼罩在地平线上朦胧的阴影中,周围是绿树、草坪和整洁的别墅。如果我真的能住在这里,我会很高兴的。

除了步入式衣柜,主卧室旁边还有一间套房。我忍不住把它想象成一个婴儿室:如果是男孩,墙壁会被漆成蓝色;如果是一个女孩,它被漆成粉红色。摇篮放在中间,将来会变成一张小床。孩子们上学时,他们也可以放一张小桌子。

自从我怀孕后,我不禁幻想着这些美好的未来。奇怪的是,在这些未来中,我很少想到江城。可能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够长,但是我和孩子的关系很亲密。短短几个月内,无论我打算做什么,我总是把它归功于孩子。

人们都说当一个女人成为母亲时,她变化最大。出乎意料的是,这种变化来得如此之早、如此之深刻,以至于我以前都不会相信。我笑了,忍不住又把手放在小腹上。

这时,楼下传来一阵杂乱的跳动声。我以为有什么东西碰到了它,并不在乎。但随后我听到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,江成似乎有了声音。

“江成?”我叫了一声,没有人回应,房间里的噪音消失了。

当我下楼的时候,我给他打了两次电话,但是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可怕的场景。

顾阿姨在楼梯的拐角处仰面摔倒了。她的头沾满了血。她的眼睛茫然地望着天花板。她没有动。她的手仍然戴着橡胶手套清洗。

吓了一跳,我立即靠在墙上,大吼一声,“江城!蒋成!”

没有人回答。

我的心狂跳,我不得不跨过顾阿姨的身体。虽然很慢,我还是被她的胳膊绊倒了。

毫无生气的手臂从台阶上掉了下来。我不敢再看了,急忙下楼到一楼。

客厅是空的,所以我一眼就看到了江成的尸体。

他躺在血泊中,胸口沾满了鲜血,心脏被刀子卡住,木柄沾满了鲜血。

我冲过去抱起江成,他嘴里鼓鼓囊囊地冒出一个巨大的血泡,一动不动。我躺在他面前,想听听他是否在呼吸,但什么也听不见。我的手和前面都被他的血染红了。

我不知道我在这样的恐慌中呆了多久。我突然想起我应该报警。我迅速拿出手机。拨号的手一直在颤抖,我在屏幕上按下了一个血手印。

电话很快接通了,警察说他们会派人呆在我所在的地方,不要动。

“不要害怕,不要惊慌。”接电话的女警察说。

听到这些声音,我感到有点宽慰,但我还是害怕得要死。几乎是黑暗的,客厅的灯亮着,但是窗户是黑暗的。

我一只手拿着手机,另一只手伸出手握住蒋成的右手。知道他已经走了,我不知道是我睡错了觉还是怎么的。我总觉得他的手还是温暖的,就像平时我们握着手一样。直到那时,眼泪才开始涌上来,落在他血迹斑斑的衣服上。

突然,我脚下一震。我刚刚发现蒋成的手机就在他旁边。它刚才应该掉了。

屏幕亮了起来,一条微信信息显示,“你做完了吗?”

我忽略了它,但是第二个微信又来了,说,“不要太软。”

我拿起手机,发现微信是由一个叫“快递刘”的人发送的。聊天的历史应该删掉,剩下的都是关于如何让我跟着他去看房子。

“别担心,我以前带她看过别墅。她不会怀疑的。”姜成发在微信上说。

为什么我一定要来看这栋别墅?我会怀疑什么?

我看着江成,他的脸被荧光灯照得发白,嘴里的血已经凝结成了黑色和红色的斑块,他的眼睛愤怒地瞪着。

我有点害怕,离开了他的身体。“快递刘”显然是个假名。我好像以前见过这个名字叫蒋成。那时候,我还以为真的是快递兄弟。

仔细想想,江成对这次家访真的很热情,多次与我确认时间,并敦促我不要迟到。

说实话,我和江成相处时间不长,更不用说我的感情有多深了。怀孕后,我仍然犹豫不决。相反,他下定决心要对我负责,必须和我一起拿到执照。我也很感动。

即使我们的感情不深,毕竟我们是新婚夫妇。毕竟,我还是怀了他的孩子。他能对我做什么?

我想得越多,我就越不安。突然,“快递刘”发了第三个微信。我看着屏幕,感到一阵颤抖。我立刻又拨通了闹钟。

在这座大厦里,生活似乎突然打开了一个黑洞,让我看到了一个我从未梦想过的侧面。

微信上写道:“如果她不死,你就完了。”。

电话又被打开了,这是我最后一次当女警察,但是我害怕得语无伦次,声音颤抖得很奇怪。

“别担心,我们已经派人过来了。”警察说。

她说她会立即联系警方,让他们尽快联系。她也安慰了我一会儿。但是我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对劲。我以前打过电话给警察,警察十分钟后就到了。虽然这里位置偏远,但没必要等半天没有消息。

我一放下警察电话,就立刻给李文新打了电话。李文新是我的同事和最好的朋友。她的原名是李健,但“剑”是一个罕见的词,她的朋友都叫她李文新。

虽然他们都是女孩,但李健比我能干得多,工作热情高涨。老板经常说她坚定、勇敢、果断,男人比男人多。尤其是在过去的两年里,她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中帮助了我很多。

但是拉奥和她一样勇敢,她仍然害怕听到我说的话。

“什么?江成死了?怎么做?这太可怕了!”

听着她语气中的恐惧,我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,一只手捂着肚子哭道:“文心,我好害怕!”

“别害怕!不要害怕!”她急切地说。“别动,我来找你!”

当被清楚地问及社区的位置时,她又说:“别担心,我马上就来!”他挂了电话。我完全可以想象她愤怒的样子。她一关门,我一定是扎了她的长发就跑了出去。

但是为时已晚吗?即使她马上来,我们两个,一个女孩和一个孕妇能做什么?

突然,江成的手机又响了。另一个“快递刘”,这次他竟然直接打电话来了!

我的心怦怦直跳,直到电话响了七八次才接通。

我不敢说话,轻轻地把手机贴在耳朵上。电话的另一端也沉默了。我只能依靠自己的想象看到另一个人在一个未知的角落里,拿着他的手机,试图抑制住他的呼吸,他的嘴唇仍然不动。但是我看不清楚他的脸。他到底是谁?

无声的电话只持续了几秒钟,然后就挂断了。

我也不知道跟文欣的通话是否给了我勇气。我灵机一动,突然想到是否可以用微信来确定这个人的身份。还是直接让他取消和江成讨论的事情?

我想了一会儿,然后打开了江城和“快递刘”之间的对话框,输入:“搞定,你在哪里?”

不管他的回答是什么,警察和文欣都会到达。只要他愿意说话,我们迟早能够确立他的身份。这个人一定和江城和顾阿姨的死有直接关系。

哪知道我刚按下发送按钮,突然听到一个短信铃声,清脆的三声脆响,回荡在空荡荡的别墅里。

铃声是手机最常见的默认铃声。它们实际上很讨人喜欢,但我觉得我已经死了。自从我发现了《刘快客》的微信后,我一直沉浸在江成的震惊中,但我从来没有想到杀害江成和顾阿姨的凶手可能还在别墅里。

我再也受不了了。我翻滚着爬向大门。门确实锁上了。我抓住旁边的椅子,把它砸进客厅的落地窗。椅子摔断了一条腿,只擦伤了窗玻璃。

“这是一种固体汤。”

我记得中介小欧说过的话。

我不敢再打电话了。我在客厅的角落贴了一面墙,给文新房间里的其他人发了短信。

“我可以跑到阁楼去生火,也许附近有人能看见,或者试着再砸碎窗户,房子里有很多装饰工具。”我写道。

“别慌!我快到了。不要轻举妄动,即使你跑出去,外面可能还有坏人。”

文欣是对的。我深呼吸了两次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也许我刚才用了太多的力量。我感到小腹隐隐作痛,突然后悔了。自从我有了孩子,我到处都很小心。我甚至不敢吐得太厉害,以免引起子宫收缩。

当我想到怀孕呕吐时,我立刻想到了三楼的露台。露台在外面,也许你可以寻求帮助!

想到这里,我忘记了害怕,再次照顾阿姨的身体,直奔三楼。

阳台门是一扇开着的玻璃门,上面有一对天鹅。门把手也是两只天鹅。当我推门时,两只天鹅一动不动。

我的心很冷。我清楚地记得,就在我下楼之前,阳台的门是开着的,但是现在它被牢牢地锁上了。我贴着墙环顾四周,每扇门后都可能站着一个人,每个角落都可能伸出一双手。

我透过阳台的玻璃门往外看。整洁的别墅太暗了,甚至连灯都没亮,只有屋顶上的瓷砖在满月下闪着寒光。在这么大的住宅区,没有一户人家。这是什么地方?

主城区的灯光在地平线上成簇,温暖而遥远。我看着灯光,就像沉船上的水手看着岸边的灯塔。

这时,楼下传来一声巨响。这一次,我听得很清楚,那是一种轻柔的脚步声。

我的头发竖起来了,我忍不住大叫,“是谁?”

没有人回答,但是脚步声变得更清晰了!(作品名称:幸存者故事:看房子),作者:李露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smscanta.com 马鬃懈寺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